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登陆】【注册
欢迎登陆本网站!
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盐城亭湖区人民医院

2019年04月19日 12:33

盐城亭湖区人民医院

    李宁透露:“现在医院确诊的甲流患者有20多个,每人每天花费在1000元左右,病人从住院到治愈也就花不到1万元,但这个费用目前是由医院垫付的,20多个病人医院可以承担,但200多个病人就是200多万的费用,医院就没法承担了。”但他同时表示,国家针对甲流患者治疗收费并非财政压力,而是就疾病分类而言,甲流是乙类传染病,但国家此前的措施是“乙类疾病甲类防控”,由国家承担治疗费用,但目前甲流转为社区暴发,病人也会逐渐增多,再由国家财政负担病人的医疗费也不现实,现在政策只是将“乙类疾病转回了乙类防控”,病人有病就得自己花钱。

    广东省中医院专家介绍,6月12日,26岁的广州市网络公司负责人徐某因感染甲流被收入广东省中医院大学城医院治疗。入院时患者咽痛发热等症状明显,伴少许咳嗽、精神不振、疲倦乏力,该院专家组以疏风清热、宣肺、利湿为法,使用银翘散加减的中药汤剂为主治疗。13日上午,患者服第一次药后,咽痛咳嗽、乏力等症状明显减轻,精神状态明显好转。但下午患者体温出现略降又起,同时伴有胃口不好、疲倦等症状,专家组根据病情变化情况再次调整治疗用药,采用小柴胡汤加减,日服3次。同时还针对发热不退、表邪不解的情况,使用辛散发汗中药浸泡足部,使患者微微出汗,让邪有出路,汗出热退。6月15日,徐某的体温已经恢复正常。目前,徐某以乏力等症状为主,无其他不适,医院采用健脾祛湿的方法继续治疗。在徐某入院后的第二天,他的同事陈某也因为确诊为甲流被收入该院隔离病区,医院专家同样采用中医药方案治疗。14日晚,陈某微出汗后体温下降,精神状态明显好转。

  

  

  

    6月14下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患者咽拭子标本进行实验室复核检测,结果为甲型H1N1流感病毒核酸阳性。卫生部组织专家组进行会诊,按照甲型H1N1流感诊疗方案,对患者临床表现、流行病学资料及实验室检测结果进行综合分析后,判定该患者为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

  

    实验室检查:钾3.86mmol/L,钠132mmol/L,钙1.83mmol/L,尿素氮(BUN)9.0mmol/L,肌酐(Cr)94umol/L,血淀粉酶113U/L,脑钠肽1200ug/L,心肌酶正常,D-二聚体阴性,血常规:除血色素较入院轻度下降,其他无太大变化。

    5月27日晚,广东省疾控中心副主任技师钟豪杰还在河源出差。晚上10时许收到通知,他立即赶往惠州,对病例进行采样做病毒学检测。次日凌晨5时许,标本包装好;7时,标本到达广州的三级实验室;实验室马上投入工作,当天中午第一轮检测结果出炉。

  

  

    3. 当地卫生行政部门根据风险评估结果,会商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共同向当地政府、甲型H1N1流感联防联控工作机制或防控指挥部提出停课、放假的建议。

   据“中央社”报道,经过一个多月的防治与宣导,H1N1新型流感在巴拿马的蔓延速度并未减缓,本周再增46起,自5月8日发现首位患者迄今已达403起。

  

    有研究表明,头面部暴露后患病风险高达15%-80%,其次是手臂和手指10%-40%。

  

  

  

    舒跃龙说,通俗地讲,世卫只是提供了一个种子,但如何发芽结果还得看各个疫苗生产公司。全球有资格的疫苗生产公司都可以向世卫索要毒株,最后谁最先做出成熟的产品,取决于各自的技术水平。我国北京、上海的一些企业也在不断紧密与世卫联系,最快的话,有希望本周将疫苗生产用毒株运抵内地。

    当记者问到是否还需要做临床试验时,王楠说,北京科兴在2008年就已经获得了国家大流行流感疫苗的药品批准文号,以后生产大流行流感疫苗,不再需要做新药临床试验。

  

    首尔教育部门官员7日宣布,首尔江南区和瑞草区所有小学和幼儿园即日起至10日停课,涉及超过5.4万名儿童。这是韩国地方教育部门首次因MERS疫情发布强制停课通知。

    8月中旬至9月中旬,还将开展临床一期和二期实验。

  

    “ 一个成熟的外科医生一年手术300-500台,他的职业生涯种可能开6000-1万台手术。”沈院长的心里一直算着这样一笔账,“但归根究底,现阶段我只能帮助约5000个病人或者5000个家庭。如果在诊疗中,把对疾病的认识和创新的诊疗手段变成公认的结果,总结出科学的经验并推广,我能帮助的病人就会是千千万万。”

    中国之声:据说这艘“太平洋黎明号”豪华游轮经过消毒后又开始了新的航行,先前出海的船员也参加了航行,这样一来,病毒的传播危险性不就更大了吗?

    面对多方期待,董家鸿院士说,“压力应该也是动力,所有的期待和需求都统一在高品质、国际化上,大家一起来实现这个目标。”

  

   “我就是一个平凡的人”

  

    据新华社电由南非和美国科研人员共同研制的艾滋病疫苗将于6月进入人体临床试验阶段。这将是整个非洲地区第一次对由非洲国家参与核心研发的艾滋病疫苗进行人体试验。

  

  

  

    这个不是态度问题,常常是对治疗不满意,期望值很高,而且,客观的来说,医生也有犯错的时候,或者对疾病处理的不尽完善,病人不满意,或者于期望值相差太远,这时候还是会出纠纷,每个人都会碰到吧。“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呢,尽量调和呗,和他讲道理,遇到不讲道理,还有精神方面的原因,偏执型的,怎么解释都不通,怎么办呢,只好交给医院或法院处理了,我这些年也有几次上法院的,怎么办呢,处理的病人,有时候不满意,或者其它问题,法院来判吧,怎么判我们都接受。”

    这个自己做外科手术的例子发生在2000年3月的一个偏远的墨西哥村庄,那里几乎不可能在规定的时限内到达医院。一位已经有了8个孩子的40岁妇女怀上了第9个孩子。

  

  

  

    此喜剧非彼喜剧,不是真的很好笑,而是很“心酸”。

  

  

  

  

    一直以为自己得了肿瘤

    患者,男,20岁,武汉市人,现为加拿大留学生。加拿大时间5月24日晚,患者乘飞机途经韩国到广州,在广州停留2天,28日20时55分从广州乘T120车次(07车厢,14号上铺),于29日上午7:40回到武汉。

    但目前看来,H1N1与H5N1有相当大的差别。新型的H1N1传播性非常强,且是反季节传播,目前在北半球国家的疫情依然快速增长,而进入秋季的南半球形势更为严峻;但与H5N1的高致病性和高致死率不同,H1N1至今表现温和,很多轻症病例可自愈,只是少数国家不同人群中,如有基础病的老人、孕妇或土著人群,逐渐出现重症、死亡病例增多趋势。

    裁判文书网近日披露,广东省四会市政协副主席、四会市人民医院院长陈中和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钱财共计588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广东四汇医药、南方化玻医疗器械、四会市永康医药、怡亚通合作方等企业负责人向其行贿。

  

    医院有权干涉吗?

盐城亭湖区人民医院
审核: 责编:peili